2020.04.15
浅议进出口商品检验监管模式变革

浅议进出口商品检验监管模式变革

 今天

    山東臨沂檢驗檢疫局局長、黨組書記 張昭譚

    十八大以來,各地檢驗檢疫機構積極開展以行政審批為核心、轉變職能為手段、優化資源為主線、促進發展為目的的簡政放權及檢驗監管模式變革,如何調整並構建&ten1819第一次處ldquo;便捷高效”的進出口商品檢驗監管重點及模式是當前亟需研究解決的要務。

    現行檢驗監管模式的不足

    一直以來,延續幾十年的法定檢驗制度在市場經濟運行前期對提升“中國制造”的質量和影響,引領外貿企業拓展國際市場、引進先進生產技術、提升管理水平和國際競爭力等諸多方面起到必不可少而又積極有力地推動作用。但隨著國際貿易快速發展和市場經濟逐步成熟,特別是在市場經濟地位確立、企業管理水平和自主創新能力不斷提升、貿易方式發生深刻變革的今天,檢驗制度和監管模式已逐漸顯露出一些弊端和不足。

    法檢商品目錄動態調整難以滿足新常態下的外貿需求。以出口商品檢驗為例,從出口商品全檢到以大宗商品為重點再到敏感商品的質量許可,從進出口商品種類表到法檢目錄動態調整再到取消出口工業品質量許可證和原則上取消出口工業制成品法檢等變化幅度和趨勢明顯,但法檢目錄內商品的檢驗監管屬性本質上沒有改變,現存的出口法檢檢驗和輸出協議國商品檢驗性質上依然是批批報檢並確認合格後才能放行,而這明顯難以滿足高速發展的國際貿易需求。

    貿易量的劇增與檢驗監管力量不足的矛盾日益尖銳。無論批批檢驗、抽批檢驗、過程檢驗還是分類管理、電子監管、假定合格等,本質上都是先檢後放,檢驗檢疫動用大量人力物力等行政資源,承擔著質量安全檢驗檢測風險,運行著貿易商所不情願的勞而無功的報檢、檢驗、檢測、監管和出證放行工作。另一方面,由於不斷遞增的檢驗檢疫業務工作量,導致有限的一線檢驗檢疫人員難以有效地實施批jessica jane國產批檢驗但又要快速出證放行的風險越來越大,監管流程與快速通關的矛盾日益尖銳,外貿成本也因此而遞增。

    出口商品領域的檢驗監管其實是內外兩重重復檢驗。質量法規范下的市場合法流通的“中國制造”商品,已由相關政府部門分別在生產及流通領域依法進行瞭規范和監管,出口商品檢驗監管再次承擔二次檢驗職能必然導致新的環節和矛盾。如市場采購商品在國內是政府認可的合格而合法流轉的商品,進口商或其代bl高肉攻讓受含著睡 理人采購自市場的合格商品再行出口,完全可以自行對其驗證或委托第三方機構驗證而無需官方進行重復的檢驗監管和驗證。

    導致人力資源的浪費與不足。按我國工業品總體質量水平的提高和出口工業品規模的持續空前的擴大,以檢驗檢疫目前的人力資源,無法對出口商品實施批批檢驗的“微觀”監管模式。當今高新技術產品層出不窮,加工貿易產品技術含量越來越高,在相當程度上縮短瞭產品的更新換代周期。僅僅依靠檢驗檢疫機構現有的檢測設備已無法高質量地實現對該商品的檢驗和檢測,交由顧客委托的第三方專業的檢驗檢測機構實施檢測驗證是大勢所趨。同時,在面臨業務量大、人力嚴重不足的現實狀況下,若按常規對出口商品實施批批檢驗檢疫,對進口商品進行有效而重點的檢驗檢疫監管必然受到影響,國境疫情傳播風險相應增大。

    總之,各自為政、遍地開花的檢驗監管模式改革難以從根本上消除出口商品檢驗監管的弊端和矛盾。

    微觀轉宏觀檢驗監管的條件已成熟

    將出口商品的檢驗監管讓位於市場,將檢驗監管模式逐步完成微觀到宏觀的重點轉移,既是外貿經濟發展的必然的趨勢,也是當前勢在必行的高效而低耗的檢驗監管要求。

    經濟發展的轉型與政策方向已發生瞭戰略性轉移和改變。2014年,我國出口貨值比1978年增長瞭200倍,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外匯儲備豐富,出口創匯和經濟發展已由出口拉動向深化改革、優化經濟結構的方向發展。

    生產技術法規體系和產品標準相對完整。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經濟領域進行瞭全方位的立法,依法治國、依法行政已逐步成為國傢的經濟活動主流,數以萬計的法規和標準基本完成瞭進出口領域的產品質量和行為的規范。這些法規和標準指導和規范瞭各類產品的生產和經營活動,實現瞭對產品和企業的政策導向,規范瞭國內外市場的經濟秩序,使進出口產品和企業的宏觀管理有法可依。

    以《認證認可條例》為核心的認證認可法律制度體系已為取代出口商品的法檢制度奠定瞭基礎。市場經濟錘煉瞭我國出口企業的管理境界和技術水平,出口商品生產企業的自檢自控能力顯著提高。

    第三方檢測機構及其力量不斷發展壯大。第三方檢測機構的檢測結果被買賣雙方大量采用,市場已經對微觀檢驗做出瞭自己的選擇,“管檢分離”、市場調節是民心所向、大勢所趨。

    新常態下檢驗監管的重點方向

    突出問題導向推進法檢制度改革,改變對出口產品先報檢後放行的傳統模式,構建符合國際通行規則的進出口商品檢驗檢疫監管體系,還“檢”於市場的時機已經成熟。

    全面推行“內外檢”統一。在商檢法修訂前,利用《商檢法》賦予的法檢目錄調整的職能,將產品質量相對穩定的出口商品調整為非法檢,將其檢驗職能全部歸於質量法檢驗規范的范疇,對出口商品質量信息的動態監測僅在風險分析基礎上制定抽檢計劃,定期公佈檢測結果,僅對國際公約框架內和國外有檢疫註冊要求的出口商品實施檢疫,待條件成熟向縱深推進相關領域和層面的法律規范的修訂和改進,修訂融合口岸檢驗檢疫監管各法於《國境檢驗檢疫法》,開創外貿監管的新領域和新局面。

    檢驗檢疫重點轉移到進口監管。在摸清全國檢驗檢疫力量的基礎上,將各類資源向進口商品監管領域轉移,切實消除外來風險。同時積極展跨境電子商務檢驗檢疫監管的調研,履行好法律賦予的防止疫病疫情傳播、保護國境和國民安全的職責,提升跨境電子商務貿易便利化水平。

    加強認證認可體系的研究和應用。在改變原有批批報檢制度的同時,加大對認證認可手段的研究、探索和運用,發揮其規范市場準入、宏觀質量監督和國際間互認與交流合作的優勢和作用。

    加大對技術性貿易措施應對和應用研究力度。重視原產地優惠政策的研究、應用和推廣,構建卓有成效的檢驗檢疫監管工作新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