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桂格燕麦片检出“致癌农药”?这只是文字恐慌!

桂格燕麦片检出“致癌农药”?这只是文字恐慌!

 今天
    近日,臺灣《蘋果日報》報道,“臺灣的食品藥物署抽驗瞭36款燕麥產品,有10款產品被驗出含致癌農藥草甘膦,含量介於0.1至1.8ppm之間,其中還包括從美國進口的桂格即時快煮燕麥片……”     “農藥”與“致癌”,從來是吸引眼球的好話題。這條新聞,檢測結果應該是真實的,但新聞報道卻隻是玩弄文字、吸引眼球而已。     草甘膦的致癌分類與鮮肉相同       草甘膦是一種廣譜的除草劑,跟其他的除草劑——比如百草枯和乙草胺相比,它的毒性要低得多,對環境也更為友好。在試驗計量范圍內,並沒有發現在動物體內累積、致畸、致突變和致癌。所以,它在世界范圍內廣泛應用於各種農作物的種植中。       2015年3月20日,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佈報告稱,草甘膦“很可能”會對人類致癌,並把它列入“2A類致癌物”。但在學術界和工業界,這一決定受到瞭諸多質疑。不過對於公眾來說,即便是 “2A”類致癌物,其實也並不可怕。       首先,這個致癌物的分類依據的是致癌證據的確鑿程度,而不是致癌能力的大小。“2A類致癌物”是指有國產三級級在線電影明確證據對動物致癌,但對人類致癌的證據並不充分。在它之上,還有“1類致癌物”——指有確切證據對人類致癌。這個分類,完全不表示在一定的量下,會帶來多大的致癌風險。       比如,香煙、酒精飲料、中式咸魚、檳榔、太陽光、培根肉、香腸、火腿腸都屬於“1類致癌物”。而“2A類致癌物”,包括被大傢所熟悉的新鮮的豬牛羊肉、薯片、餅幹等淀粉類食品中的丙烯酰胺。       因此,新聞報道中說草甘膦是“2A類致癌物”,確實可以嚇住一大批普通公眾,但要是說“草甘膦的致癌分類與新鮮豬牛羊肉相同,比咸魚、香腸、太陽光還要低”,或許就不會有人害怕瞭。       草甘膦的存在跟轉基因無關       多數公眾知道草甘膦是因為轉基因。在目前的轉基因作物中,有一大類就是轉入抗草甘膦基因。草甘膦對多數植物具有殺傷力,施用草甘膦可以將野草殺死,而轉基因農作物得以存活,達到輕松地免耕除草。與此同時,許多反對轉基因的人士就把草甘膦的“毒性”作為轉基因的“危害”進行炒作。       實際上,草甘膦是為除草而生,並非為抗草甘膦的轉基因作物而生。在轉人體攝影藝術基因作物出現之前,草甘膦就已經應用於農業種植中。目前,它也同樣用於非轉基因作物的種植中。       中國目前並沒有批準抗除草劑的轉基因作物,但草甘膦可以用於常規水稻、小麥、玉米等農作物的種植中。實際上,中國現在是草甘膦的第一大生產國。       跟其他農藥一樣,使用瞭草甘膦,農產品中就會有一定的殘留。如果燕麥的種植過程中使用瞭草甘膦來除草,那麼其產品中出現草甘膦也就絲毫不令人意外。此外,燕麥片、燕麥粉等配方產品中,還會有其他的原料,也有可能帶來草甘膦的殘留。
    燕麥中檢出的草甘膦含量低,對人體無害 &nbs性愛高潮 p;     當然,雖然草甘膦的毒性很低,但它畢竟不是人體所需要的,因此,我們希望其含量越低越好。       在動物試驗中,每公斤體重每天攝入100毫克的草甘膦,長期攝入也沒有發現不良反應。這個動物的“安全劑量”除以100的安全系數,得到瞭人的“安全攝入量”——每天每公斤體重1毫克。這是一個可以終生攝入而不增加健康風險的量。       在臺灣的這次檢測中,含量最高的樣品中含有1.8ppm的草甘膦。也就是,每公斤燕麥粉中含有1.8毫克。對於一個70公斤的人,需要每天吃39公斤這樣的燕麥片才會超過安全標準。       其實,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AC)和世界各國都制定瞭各種農產品中草甘膦的殘留標準。在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的標準中,大豆和油菜籽是20 ppm、谷物是30ppm、甘蔗糖漿是10ppm、豌豆和玉米是5ppm向日葵籽是7ppm……臺灣這次檢測出的殘留量跟這些標準相比,完全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