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知风:职业打假人是流通领域的“硝化菌”

知风:职业打假人是流通领域的“硝化菌”

 今天
     每年的“3·15”都是職業打假人胡凱最忙的時候。這幾天,他會頻繁地去法院開庭、參加社會活動、去商場買東西、接商傢的電話。作為這支越來越壯大的隊伍中的一員,他們要時時研習法律、研究產品,經常在超市、食藥監局、法院之間輾轉。他們也會被商傢列入黑名單,行走在道德和法律邊緣的他們,甚至也經常被人質疑是“專業碰瓷”。(3月16日《法制晚報》)       把打假作為職業,就意味著靠打假吃飯。從這種意義上說,打假也成瞭一部分人的收入來源。不難想象,打假的對象是生意人,而打假也成瞭一門“生意”,那麼,生意中存在的弊端必然也會出現在“生意”中。於是便有瞭諸如“打假人把東西買回去以後,放過期瞭再來買同樣的東西,然後用花成蜜就by專註吃肉新開的小票和之前買的商品上法院告超市”,“打假人用其他商品,把超市裡快要過期的貨品掩蓋住,讓營業員沒辦法發現。等到過期的時候,打假人就直接來超市把之前‘藏好’的商品買走”等“以假打假”的貓膩。       說實話,當具有公益性的打假,變成瞭一部分人的生財之道,在道德的層面是令人反感的。特別是當聽到打假人“年收入三四十萬隻是一個日常開銷”的直言不諱時,多少讓人有點意外。然而,是不是因此否定“職業打假人”的作用?大可不必。依我看,職業打假人就像流通領域的“硝化菌”,讓流通流域裡的“污泥濁水”,通過職業打假人得以自凈。       “硝化菌”為何物?喜歡水族箱的人都知道,水族箱中如果沒有硝化細菌的存在,必然會面臨氨含量的激增的危險,不論采用何種方法或任何水族用品都不能徹底解決這個問題。說的通俗一點,硝化菌就是凈水細菌,它們是靠水中有機污染而存活的,如果因為水中沒有污染源存在,它們就無法長期生存。       雖然職業打假人在傳統道德觀念下,似乎也不太招人待見,但相對於流通領域的種種不堪,沒有這劑“毒藥”,還真沒有更好的治理手段。雖說對於假冒偽劣商品,也有專門的監督檢驗部門,但對於面廣量大的市場,對商傢五花八門的違法手段,職能部門可能還管不過來。如果依靠社會力量,僅停留在公益層面,恐怕也缺少參與者。而當打假形成“職業”,在公益性上與利益掛鉤,靠這“吃飯”的職業打假人,即使純粹出於自身利益最大化,也會兢兢業業,一絲不茍。       因此,職業打假人對於市場,就像硝化菌投入水族箱;靠打假養傢糊口的職業打假人,就像靠水中有機污染而存活的硝化菌。如果把商業環境當做一個水族箱,人們在意的應該是水族箱養眼怡人的風景,而不是硝化菌的形態。雖然某些職業打假人行走在法律和道德的邊緣,費盡心機尋找獲賠的機會,給人的感覺也是乏善可陳的。但反過來想,如果商傢保持自身的純潔性,僅憑偶爾的疏忽或差錯,職業打假人的隊伍怎麼會越來越壯大?       說的難聽有13teeslx處tv點,形成以此贏利的職業打假人,就是因為存在著讓他們“寄生”的溫床。而職業打假人,又何嘗不是在這種不良的商業環境中,自然滋生出來的“硝化菌”?至於這支隊伍中出現的“以假打假”的不良現象,也無需大驚小怪。合法的商傢都存在銷售假冒偽劣商品大杳蕉狼人歐美全部的不法行為,自發形成的職業打假人隊伍,怎麼可能全部是貨真價實的呢?